丝瓜视频色版ios下载安装app

() 冬木圣堂教会

克劳恩皮丝唯恐美游会逃跑,紧紧拉着她,推开了教会正门。

“嘎吱~”在夜深人静的现在,这声音尤为强烈,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晃眼一看,绮礼的背影正背对着她,面朝圣母像,似乎在祈祷,可这人影是不是太矮了?

然后,那个人影忽然长高了。

“绮礼,你跪着祈祷有必要用特意用圣职装下摆把腿部盖上吗?”克劳恩皮丝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绮礼合上几分钟前才翻开的《圣经》,放在台上,转过身来。

面容比起十年前已经老了些许,但看起来比起十年前那个年轻人看起来也更可靠了一点,某种意义上的“可靠”。

“这就是,迷途的小女孩吗?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绮礼用克劳恩皮丝第一次见到他那种毫无波动的平淡表情问道。

“卫宫……美游。”

“卫宫……”只有一瞬间,绮礼似乎露出了使劲憋尿的表情,但很快恢复正常了,“缘由之后再说,这么晚了,需要准备些吃的吗?”

“……感谢。”

果子才是最可爱

“那,随便在这里坐坐吧,去去就来。”克劳恩皮丝放开美游,转身合上教会大门,便快速走了几步,跟上绮礼慢悠悠的步伐。

“绮礼,这可不是适合这个场合的笑容啊。被小女孩看见会吓坏的哟。”

“追求十年都未果的目标,似乎有了一点眉目,怎能令我不愉悦。”

“啊……是吗。”

克劳恩皮丝跟着绮礼七拐八拐来到了教堂后面的生活区,路上,绮礼和克劳恩皮丝还对了不少信息。

克劳恩皮丝设法让绮礼接受了自己是职阶卡英灵的事实,同时也得知了这十年和圣杯战争参加者有关的一些信息

幸存下来的肯尼斯和她的未婚妻回到了时钟塔,不过因为他受到的伤害不仅仅是魔术回路,浑身的器官都受到了难以修复的伤害,已经到了不替换就不能正常行动的程度,维持正常生活还行,可站在君主的位置已经力不从心,结果是他旗下的势力发生了暴乱。但替换君主会让势力变化牵涉的事情太多,因此肯尼斯把自己仅剩三成的魔术回路移植给了自己的义妹莱妮丝,自己隐退做起了单纯的学者研究工作,但莱妮丝年纪尚小,还不足以继承君主埃尔梅罗的位置。

在此情况下,韦伯竟然有些自不量力地提出愿意帮助肯尼斯度过难关,肯尼斯其实还是赏识韦伯的仅限知识理解、推理能力方面,因此让他分担了在埃尔梅罗教室讲课的工作,韦伯做讲师非常受欢迎,这次来回收职阶卡的凛和露维亚也是他的学生。

卫宫切嗣和爱丽丝菲尔把女儿伊莉雅斯菲尔连同两个愿意跟来的人造女仆从德国接过来了,夺取女儿一战似乎用十多枚导弹把爱因兹贝伦炸了,又由于某种原因,爱丽丝菲尔的实力达到了正面对抗圣杯战争servant的程度,加上大圣杯被毁,现在爱因兹贝伦本家也没有余力找卫宫家的麻烦。

爱因兹贝伦遭到攻击可是大事件,通过对伊莉雅斯菲尔的短暂监视,她似乎没有在爱因兹贝伦本家的记忆,虽然她外表大约十岁,实际上却有十八岁,可她到现在为止的记忆似乎就只有十岁记忆被操作了,让她隔离在魔术师的世界外。

卫宫切嗣还收留了一个名叫士郎的少年,也是圣杯战争的受害者(世界线小修正中),市区爆发过多次战斗,四位数的伤亡(大部分是克劳恩皮丝的人头)让教会隐蔽工作头痛不已,士郎家人被卷入成为了孤儿。

也就是卫宫切嗣和爱丽丝菲尔要让家人过普通人的生活,因此绮礼对这些沦为普通人的曾经的对头也失去了部兴趣。

间桐家风平浪静,因为大圣杯被毁,间桐脏砚似乎沉寂下去了,对间桐樱的折腾这几年也几乎没有进行。

另外,在战后不久,时臣的家人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遗嘱,指定若是自己死了,就让绮礼在凛成年前暂时代为管理家族的事宜。

不过绮礼却是把远坂家经营得有些惨淡,远坂凛连买足够自己行使魔术的宝石的钱都不够。

“绮礼,说最后一段的时候,你笑得很开心啊,让凛有挫折是那么开心的事情吗?难道是故意经营不好的。”克劳恩皮丝露出顽皮笑容,低声问。

此时已经到了厨房,绮礼开始亲自下厨。

“并没有,若故意经营惨淡也是教会工作的失职。”绮礼一边捞着水煮的面条,一边说,“我对凛也是有感情的。”

其实根本没有正面回答克劳恩皮丝的问题。

“嘛,你开心就好,怎么样,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了吗?”克劳恩皮丝并不在意就是了。

“或许吧,我和我的父亲推心置腹地谈过了,但父亲逃避了,他几乎不敢接受,或许在他知道前杀了他对他才是一种救赎。”绮礼说着,把煮好的面条捞出来,又打开微波炉拿出热好的速食包装,打开,倒进碗里,准备把拉面也放下去。

“绮礼,这要当面条汤底吗?!”克劳恩皮丝因奇妙而发出了更加奇妙的声音。

“这不是汤底,这是麻婆豆腐,面食只是为了营养均衡而做的点缀。”绮礼一本正经地把面条倒进了颜色红彤彤的麻婆豆腐里。

克劳恩皮丝并不会对区区超级麻辣颜色的麻婆豆腐动摇,因为辣是一种刺激,超辣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伤害,所以克劳恩皮丝的被动技能能够如免疫醉酒一样免疫超辣,问题是:“给小孩子吃会坏掉的吧?人类很脆弱吧?”

十五分钟后

“谢谢神父的款待。”吃得一粒麻婆一根面条都不剩,连火红的汁都喝干净的美游双手合十向绮礼表示感谢。

“嗯。”绮礼一本满足地拿起空碗,在教堂微弱照明中来回照了照反光的碗底。

“接下来交给你了,绮礼。”克劳恩皮丝打算再去绮礼房间叨扰下,看看有没有收藏新酒,上次偷走的酒因为自己的战败而消失了,应该是留在现世界未远川旁边了才对,绮礼应该不会专门去回收那些酒吧。

(待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