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香蕉的图片的app

“贵国如欲祈我大明停战,需满足我大明以下要求。

第一条,贵国官员无故杀害我国使者,贵国需要交出凶手由我国处罚。

第二条,割让孟加拉邦和比哈尔邦,加尔各答、内洛尔、金奈三地开辟为租界。租期九十九年。租界内我大明得完整的行政、司法权。

第三条,赔款。鉴于两国币制不同,含银量差异较大。故而贵国需要赔偿我国纯银30万吨或纯金3万吨。

第四条,我大明商品在贵国销售,入关费用最高不超过货物价值的5%。

第五条,我大明获得贵国最惠国待遇,以后贵国以其他国家签订任何协议,只要其他国家得以享受的优惠,我国自动获得。

第六条,允许我大明商人进入贵国内地开展商贸活动,允许我大明科研人员进入贵国进行科研活动。

第七条,我大明人士在贵国触犯贵国律法,贵国不得单独处理,应当知会我大明官员,由其处理。

第八条,为了促进两国在日后的交流中避免误会,两国应互相在对方首都设立大使馆。

第九条,为了保障协议的执行,贵国应向我大明交出有足够分量的人质。我大明现指名要求贵国的三皇子奥朗则布到北京做人质,以保障贵国对上述八条的完整执行。”

1633年3月23日,阿格纳,沙贾汗的行宫内,大明特使,锦衣卫镇抚使骆思恭面对一众须发怒张的莫卧儿君臣,毫无惧意的顺畅的念完了大明的停战条件。

3月15日,坎普尔会战爆发。战斗持续了整个白天,最后以明军连克对方两道防线,并成功拿下坎普尔城告终。

清纯短发美女格子衬衫夜市游玩美图

这一仗,明军事后清点战场,发现自己十二万人的进攻,击毙了印军七万余人,俘虏超过八万。至于战场上得到的各种武器、辎重,更是不计其数。

当然,胜利很辉煌,但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明军在这一天阵亡了七千余人,各类轻重伤员也超过了两万。

当然,凭着大明现在独步天下的医疗技术,这两万多伤兵中的绝大多数都能重返战场:这也是明军始终能保持战斗力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无论如何,伤兵的恢复需要时间。

比起伤亡来,让曹文诏更头疼的是炮弹:十一个炮团全力射了两个小时,爽是爽了,但后勤部队花了近一个月才送到坎普尔前线的炮弹也打了个七七八八。面对敌人第三道用大理石修筑,并且有八万‘新军’守备的防线,进入贤者时间的大明炮兵,能够提供给本方步兵的支持是非常有限的。

印军的坎普尔防线是一个扇形,最外围最长,最后的一道防线最短。所以舒科在安排兵力的时候,从外到内三道防线的兵力分别是十二万、十万、八万。现在,这第三道防线虽然兵力最少,但无论兵力还是火力,其密度是最高的。

如此防线,打肯定能打下来,只是这伤亡?

曹、刘二人跟随朱由栋已经二十多年了,早就是大明最有实权的几个军人之一。所以他们完全没有用士兵的生命给自己的官位做垫脚石的想法。因此,在15日的会战结束后,曹文诏和刘招孙商议的结果是:全军就地休整五到十天,等后方的炮弹补充一些后,再行发起强力攻击。

可是两人完全没想到,真是瞌睡遇到枕头:16日的凌晨,舒科皇太子派来了使者,表达了想满足大明一些条件以便停战的想法。如此举动,真是让曹、刘二人喜出望外。

当然,虽说两人是军人,但好歹也是在权力场上浸润了很久的。所以二人面对舒科的使者,很是表演了一下,最后在收下了使者送上的两大袋宝石后,才勉为其难的答应:暂时停战,派出使者向对方皇帝递交国书。

因为自土木堡之变后文臣开始掌军,以至于武人地位越来越低,明军的战力也越来越弱。所以朱由栋在重建大明武装力量的时候,有些矫枉过正:他严格的区分了文武,并且严禁文臣对武人的作战说三道四——便是熊廷弼这样已经在战场上证明了能力的统帅,要想获得枢密使的位置,也必须先授衔成为武将后才行。

如此一来,大明的印度远征军里,除了后勤文书有一些低级吏员外,数十万大军里,就找不到一个够分量的文臣。

最后曹、刘二人一合计:那个,骆镇抚使,你上吧?

然后骆思恭就成了大明的使者,来到了莫卧儿此时皇帝的行在,阿格纳。

莫卧儿帝国的第五位皇帝,沙贾汗,此时坐在主位上,看着对面一脸高傲表情的骆思恭。心里一阵火大,脑子里反复在想着,对面那个瘦削的中年人,是该煮了还是直接烧烤。

当然,作为大国皇帝,这样的想法也就只能想想:毕竟,无论是自己的次子还是长子,都战败了,而且是惨败。这就使得他虽然贵为皇帝,却不得不窝囊的忍住了自己的脾气。

“使者怎么称呼?”

“陛下,外臣姓骆。”

“好的,骆先生。刚才所谓的停战条件,我都听清楚了。在我看来,这是非常无礼而且无理的。我想请问,这是贵国皇帝的意思,还是你们的意思?”

“在本次出兵前,吾皇已经划定了基本方略。上述条件,虽然有一些是我们远征军的司令们临时写就,但总体而言,都是严格遵循了吾皇的方略。”

“使者先生?”

“您是?”

“我是帝国的维奇尔提维迪。”

“哦,首相阁下您好。”

“好,使者先生,我认为,贵国的这份停战协定,毫无诚意,是对敝国的讹诈!”

“呵呵。”骆思恭也不生气:“首相阁下为何如此说?”

“首先,贵国发兵敝国的最大理由就是敝国杀害了贵国的使者。可是这件事,敝国上上下下已经仔细的调查过了。敝国根本没有派兵入侵加德满都,更没有杀害贵国的使者。相反,贵国非但没有派出使者来敝国进行问询,反而迅速的派出了数十万大军对我国进行入侵。这充分说明了贵国对敝国的觊觎是蓄谋已久!”

看了一眼微笑不语的骆思恭,提维迪深吸了一口气道:“退一步讲,贵国认为敝国杀害了你们的使者,贵国皇帝要兴师问罪,从恒河三角洲登陆入侵也就罢了。你们居然还派了一支军队侵入了敝国的印度河流域……呵呵,两路入侵,这不是蓄谋已久又是什么?”

原来满桂的那支偏师已经成功的翻越了喜马拉雅山进入了印度河平原?为什么偏离预订计划那么远?罢了,万里远征,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不管怎么说,满桂这支部队非但活下来了,还取得了很大的战果。哈哈,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心内大定的骆思恭此刻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首相阁下,不知道你晓不晓得我大明在两千年前出过一位军事圣人,叫做孙武的。他曾经写过一本兵书,这本书里开篇第一句话就是:‘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我大明乃是东亚宗主,麾下藩属无数……若是有一国杀了我大明的使者,那我大明不会再派使者,只会直接派军队进行讨伐。当然,出兵是大事,所以必须要充分考虑作战计划……总之,贵国杀害我大明使者,我们是不会再派使者商议的,只会直接派兵。这直接派兵,兵分两路,不是很正常嘛?”

“贵使真是善辩之人,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没有杀害贵国使者。”

“啧!陛下,贵国首相这个态度,就是贵国的态度吗?那我们今天还在这里谈什么呢?大家回到坎普尔,各自摆开阵势,好好的打一场不就行了么?”

再打?这个选择对于沙贾汗来说是无法承受的:从加尔各答算起,东路明军已经深入帝国腹地上千公里了,整个恒河平原都被搅得稀烂:这会儿是夏季啊,正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种植季节。对于帝国这个以农业立国的国家来说,恒河平原产量差了,往往意味着全国都要挨饿!

而且现在敌人的西路军已经也在印度河平原横冲直撞:帝国为了坎普尔会战,把俾路支邦和旁遮普邦的军队一抽再抽,那里剩下的部队完全不能阻止敌人的前进。

总之,帝国最精华的两块平原,这会儿都在敌人的兵峰之下。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到了雨季,只怕会有全国性的饥荒发生。

更恼火的是:本**队不是敌人的对手!真要是把对方惹毛了继续开战,坎普尔的最后一道防线破了怎么办?从那里到阿格纳,一马平川,完全无险可守啊!

当然,面对敌国使者的威胁,身为皇帝直接答话服软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时候二皇子舒贾主动站了出来:“呵呵,贵使不要着急嘛。既然贵使愿意来我们这里谈,那就是要反复商讨的啊。”

“……哼,二皇子殿下说话还算能听。那,陛下,各位,想停战是你们说的,我方提出的停战条件你们又觉得不能接受。那麻烦你们说说,你们想怎样停战呢?”

xiazaitxt

Tagged